书架
返回

147小说

报错
关灯
护眼
大字
第四章
上 章目 录下 章

正在阅读《失业女王》第四章

人就是记性太好,如果什么都可以忘掉,那该多好?

学生时代那些疯狂的事,对于江江来说是心里话,对旁人来说,只是在听笑话。en8.

那时候为什么会喜欢陆予,原因现今于江江已经有些记忆模糊,只觉得喜欢他是天经地义似的,大家都喜欢他,所以她也喜欢他。真是没创意,连喜欢一个人都在从众。

陆予应该挺讨厌她的,一直以来她都那么自以为是地把他推到风口浪尖,每天跟个神经病似地跟着他。陆予那么骄傲的一个人,自尊心那么强,过去她总是拙劣地帮助他,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却又总是被他发现。

回想最初,为了追求陆予,她每天粘着人家。放学了,陆予留在学校替老师处理事情,她就在单杠上坐着等。他去图书馆,她都选个离他不远不近的位置看着他,傻得她自己都觉得有点心疼。

第一次见识到陆予的家庭,是在一个非常巧合的情况下。之前于江江总是小心翼翼地跟着陆予,来来去去几次,她大概摸清了陆予家的住址。陆予生日的时候,于江江买好了礼物准备给他一个惊喜。那天她特意换上了新买的裙子,欢天喜地地到了陆予家。

那是一栋年代久远的家属楼。刚到楼下,于江江就碰到一位佝着腰吃力推着三轮车的中年妇女,她中等个子,身材瘦削,左脚有点跛,走路一崴一崴。她的三轮车上堆满了酱菜坛子,味道很重,大家都对她避而远之。于江江看着这画面,心生同情,立刻上前去帮忙。那妇女感激地连连说着谢谢。

不知是命运还是巧合,刚把那妇女送到楼道口,他们就碰到了正好下楼的陆予。

陆予先是对着那妇女喊了一声“妈”,然后错愕地看了于江江一眼,也不知道是哪里招惹了他,只一瞬间,他脸色骤变,有些愤怒地质问于江江:“你怎么在这?”

那是于江江第一次看到陆予那么生气,看都不看于江江,更别提接受她的礼物。于江江手足无措地站在那里,看着陆予一坛一坛帮他妈妈搬酱菜。于江江想去帮忙,被陆予严厉地喝止。他从头到尾都那么沉默,沉默到于江江都有些害怕了。

虽然一直知道陆予家境不算太好,但是现况远比于江江想象的还要糟。她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面对陆予,她感觉自己不该来,可是此时此刻,她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消失。

陆予的妈妈招呼于江江上楼坐,被陆予制止,他温和地说:“妈,你先上去,我要和她单独说几句。”

陆予的妈妈不明所以,也不明白他们二人之间那些暗涌,礼貌地打完招呼就上了楼。『雅*文*言*情*首*发』

许久过去,陆予皱着眉头很是不耐烦地说:“以后不要来我家。我真的对你没兴趣,你知不知道作为一个女孩这么跟踪人家很没脸没皮?”

那是陆予对于江江说过最重的话,于江江不记得自己为这句话流过多少眼泪,也正是这句话让于江江元气大伤,之后过了很久都不愿再去接触和陆予有关的事。

从认识陆予开始,陆予好像一直在拒绝于江江,起初是拒绝她的喜欢,拒绝她送的东西,拒绝她在物质上的帮助,后来是拒绝她这个人。

高考完后,得知她这些荒唐事的父母也没有怪她,只是温和地与她谈话,提出想送她出国读书,征求她的意见。

那时候的她对生活中的一切都感到失望,所以难能顺从地听取了父母的建议。

所有的手续办妥,机票定好,行李打包,她想,也许该去和陆予道个别。

她还记得那是一个憋着雨的阴天,一直逃避接触陆予家庭的于江江破天荒地直接找到了菜场,帮陆予妈妈做了一下午的事。

切萝卜、捆酱菜、挖腐乳……都是于江江从来没干过的事。她和陆妈妈聊了很久,听了很多陆予成长的故事。好像一部艰辛的电视剧,讲述一个懂事善良的男孩子如何撑起一个破碎而贫穷的家庭,如何争气,如何让亲人骄傲。

于江江感到欣慰,她爱过一个这样好的男孩,于她来说,已经足够。

打工回来的陆予第一时间到菜场帮妈妈收摊,远远就看见了正在帮妈妈搬酱菜坛子的于江江。

两人隔着十几米的距离对望。良久,于江江对陆予笑了一下。

陆予愣了一下,随即恢复寻常的冷漠,沉默地过来,接过于江江手上的东西,一个一个搬上三轮车,和妈妈交待嘱咐半天,才放她走了。

他转身,于江江已经背好了自己的包。

“我送你。”他说。

于江江点点头。

两人并肩踱步在幽暗而逼仄的小道上,来往没有一个人,抬起头,只www.marchagaygdl.com能看见楼与楼之间漏下的零星光亮。

于江江扯着书包带,看着陆予宽厚而紧实的背脊,衣服已经被洗得很旧,边缘都有些发白,可是他穿得还是很好看,他原本就是个英俊的男生。于江江恋恋不舍地注视着他的背影,许久都舍不得移开眼睛。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诀别的时刻总还是要来临,于江江装作轻快地说:“我要走了,去澳大利亚读书,不要太想我,我已经决定去泡洋帅哥了。”

她看见陆予的身体僵了一下,她在期待陆予说些什么,可是陆予连头都没有回,沉默许久,才缓缓说:“一切顺利。”

于江江承认自己那一刻是感到失望的,但那种失望也在意料之中。

没什么可期待的,一直如此不是吗?

陆予将她送到公交车站,一直陪着她直到上车。

坐上位置的那一刻,于江江再也控制不住眼泪,沉默地任由它在脸颊上肆虐。

陆予与她一窗之隔,她只要扭个头就能看见他,可是她不愿,她不想让他看见此刻她失控的眼泪。

公交车起步,陆予拍了拍车窗,于江江抹了把脸,瞪着红红的眼睛回头看了他一眼。

他定定地看着于江江,用那么认真的表情对她说:“于江江,你要回来。”

……

四年,他们的交往仅止于每月一封的邮件,从来没有谈过什么风花雪月,只是和彼此说一些生活中的琐事。

四年,她终于从澳大利亚回来,那么多城市,那么多选择,她独独选了北都。只为那一句“于江江,你要回来。”

可迎接她的,是陆予和他的女朋友。

这故事真的毫无正能量,听上去就让人觉得沮丧。

见于江江情绪有些低落,周灿放下了勺子,五指展开在她眼前晃了晃。于江江没好气瞥她一眼:“我又没瞎。”

周灿笑眯眯地说:“我看你沉浸在回忆里,想唤醒你。”

“哪有什么回忆。”于江江苦笑:“都是噩梦。”

“为了早日忘记噩梦,最好的办法就是三个月内赶快找到男朋友!”

于江江忍不住对周灿翻白眼:“你以为我是人口贩子啊?说找就能找到?”

周灿点头,赞同地说:“也对,你这种人估计一辈子都找不到男人。”

“呸!”于江江说:“我老公肯定得是个盖世英雄……”

还不等于江江说完,已经被周灿打断:“什么‘你老公’?别老说下辈子的事行吗?”

于江江愤怒了:“周灿!今晚绝交酒,你可别走了!”

……

吃完“傍晚茶”,于江江和周灿已经到淮北路的精品店逛了一圈,淮北路新修的商场足有12层,所有大家都想得到的、想不到的,都有得卖。

坐着扶手电梯,于江江正和周灿说着话,就发现每下一层电梯,电梯口的地上都贴着一条:“break up分手离婚策划公司。”

于江江觉得这名字看着有点眼熟,立刻拿出皮包里段沉给的名片对照着看了看。

乖乖,就是这神经病的公司。

于江江忍不住对周灿感慨:“看来神经病不可怕,最可怕的是有钱的神经病。都做到这儿来了!”

周灿低头看了一眼:“分手离婚策划?该不会是让人分手离婚的吧?”

“你也觉得难以置信吧?还真的有人开这种公司。”

“谁啊?”周灿哈哈大笑起来:“这么有意思?”

“神经病就是能相互理解,我就看不出哪有意思。俗话说宁拆十座庙不破一门婚,做这种生意也不怕折寿。”

“话可不能这么说,”周灿说:“俗话说有需求就有市场,就准你替人策划结婚,不准人家策划分手离婚啊?这人有这种前卫的眼光,创业的胆色,和宣传的头脑。挺不错的,是不是单身啊?我觉得说不定能发展成真爱。”

“你什么都不知道就觉得能发展成真爱?”

周灿认真地点头,“当然,你看啊,这种猎奇的公司他都有精力去开,这种大型商场位那么贵他能在每层楼投放一个,这说明了什么?说明他是个富二代,还说明什么?说明他是个有钱又有闲的富二代!这还不能真爱?”

“哇,”于江江叹为观止:“这么纯朴而真挚的爱情观,我被感动了。”

上 章目 录下 章
推荐阅读:《超级建工帝国

赢8娱乐登录14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