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架
返回

147小说

报错
关灯
护眼
大字
62第六十二章
上 章目 录下 章

正在阅读《失业女王》62第六十二章

段沉轻车熟路地驾着车往于江江家开,见于江江还红着脸不说话,段沉说:“你现在是不是在想,这个流氓长得还挺帅的?”

习惯了和段沉对着干的于江江立刻不屑嗤了一声,她摸着自己的脸颇为自恋地说:“我是在想,我这张脸果然是倾国倾城,总有登徒子找上。『雅*文*言*情*首*发』”

“嗯。”段沉笑:“我一人分饰十几个角色,这样能满足你的虚荣心吗?”

“切,”于江江说:“追我的人多了。”怕段沉不信,于江江又举例证明:“我读书的时候,总是被印度人追。”

“嗯,我读书的时候,印度同学告诉我,他们觉得左手很不洁,所以用左手擦大便后的屁股。右手很干净,所以用来吃饭。”

于江江疑惑:“什么意思?”

段沉坏坏一笑:“意思是,印度人口味重。”不是口味重,能喜欢你吗?

于江江听懂了他的潜台词,没好气地说:“那你岂不是口味也很重?”

“对啊。”

对段沉这种恬不知耻、一逞口舌之快的作风。于江江已经见怪不怪。

下车后,于江江拿着包走了几步,想了想又回头。靠在车窗上,于江江用一脸学术的表情问段沉:“可是洗手的时候,不是左右手互搓吗?怎么都会沾到屎,还怎么用右手吃饭?”

段沉没想到于江江那小脑袋瓜里还在转着方才的话题,忍笑道:“对啊。”

于江江越想越多,瞬间觉得胃酸上涌,一脸菜色:“以后都不吃印度菜了。”

段沉见她那表情,终于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于江江第二天就将淡姜和沈悬的详细情况上报了组长,果不其然,如段沉所说,组长一听他们的故事,立刻两眼放光。

“你约个时间,把人约公司里做个视频。剪出来丢网络上炒一炒,一准火。”

本以为段沉已经说得够世俗,没想到组长说得更赤/裸,于江江忍不住腹诽:“我们这活动的宗旨不是帮助别人,支持真爱吗?”

组长乜斜于江江一眼,一个文件夹拍过来:“你以为你是在拍少女偶像剧吗?没好处的事谁干啊?你给我皮绷紧一点,没什么亮点的故事不要选,越惨的越好。”

“……是办集体婚礼,又不是比惨。”

“说你年轻就是年轻,现在这个社会,参加唱歌选秀,没死个爹妈不得个绝症,都不好意思报名。现代的人同情心都廉价得很,你要是有凄惨的背景,唱歌瞎吼吼人也觉得你特别有感情。你要父母健在家庭小康,对不起,肯定要淘汰。”

“……”于江江觉得三观被组长洗刷了一顿,明明满腹吐槽,却还是照着马屁拍了上去:“组长真是见识广博,我这样目光短浅,真是惭愧。”

组长“慈爱”地拍了拍于江江的肩膀:“慢慢就会有经验的。跟着我好好干。”

“一定一定。”于江江脸上满是“崇拜”和“谄媚”的表情。

组长对她的态度很是受用,一整天一看到于江江都不停地微笑。在职场上,于江江学会阳奉阴违和溜须拍马。虽然她很不屑这样的举动,但不得不承认的是,圆滑一些,在哪里都好办事。

之后的几天一直在忙“裸婚时代”的活动。把名单重新整理了一下,润色了一下活动的企划,给宣传视频写好了脚本。最后和同事一起,给每一对选上的新人打去了通知电话,并且通知了他们录视频的时间。

由于报名的时候就淡姜一个人来,所以于江江又单独通知了淡姜和沈悬,让他们来补资料。

得知被选上集体婚礼的淡姜表现得非常高兴。在电话里一直叽叽喳喳说个不停,三句不离谢谢,弄得于江江都有点囧了。

电话一打完,当天下午淡姜和沈悬就过来了。残疾的沈悬个头挺拔,不便的脚步很容易就吸引了周围人的目光,那种毫不掩饰的目光里有同情也有惋惜,最多的仅止于好奇。很明显,他对这样的目光还是很不习惯,反观淡姜,像是没看到一样,搂着沈悬,像搂着个大宝贝,脸上的幸福表情溢于言表。

两人走近了,于江江才发现沈悬的脸上有伤,眼角和嘴角都有点肿。

“这脸上,怎么弄的啊?”于江江本能地问了一句。『雅*文*言*情*首*发』

提及沈悬脸上的伤,淡姜立刻心疼地去摸着他的脸,沈悬对她这样旁若无人的亲近挺不好意思的,扭头躲了躲。

淡姜抱怨:“都不知道他怎么就天生那么热血。那么喜欢救人。前几天回家,遇到个老婆婆被两个中学孩子抢劫,也不看看自己就一个人,还硬要去逞强。要是被人报复怎么办?”

沈悬皱了皱眉:“总不能任由那些孩子打婆婆吧。”

淡姜气不打一处来,“你就不知道报警啊?再说了,最不能惹的就是这些孩子,年纪小不知道天高地厚,什么样乱来的都有。”

“最后不是打赢了吗?”沈悬想要制止淡姜继续在于江江面前抱怨。

“打赢了光荣啊?最后还不是让人都跑了?未成年孩子的事情都不要管,警察都拿他们没办法,关个几年就放了。”

于江江对此深有感触,点头道:“我在国内的时候,过路被小孩子丢鞭炮在头上,在国外,被那种叛逆高中生丢冰淇淋在头上。我觉得有些孩子真的太可怕了,偏偏全世界都有保护未成年人的法律,做了错事也不用怎么负责。这更难教育到那些顽劣的孩子。”

一个话题把两个女人的话匣子打开了,就国内的一些新闻**和法律法规两人各抒己见地讨论了一番。沈悬坐在一旁也完全没有表现出不耐烦,只是偶尔看淡姜两眼。那种眼神,真真有几分一眼万年的眷恋和庆幸感。

为二人补齐了资料,于江江带二人到影音室录了一段视频。面对镜头,两人都表现得很紧张,尤其是沈悬,全程几乎什么都没有说。

作为采访者的身份,于江江念出了准备好的问题,淡姜虽然也有点不适应,但还是很好地完成了视频。

整个录制过程,沈悬一直牵着淡姜的手,于江江看着他那双粗糙黝黑的大手和淡姜细嫩白皙的小手放在一起,那种视觉差让她眼眶有点红。

这样的爱就已经足够了吧,在平凡的生活里淬炼出的坚强和笃定,在流金的岁月里沉淀出的勇气和珍惜。携手一生,不需多好的物质依托、不需上流的地位支架,只要决定了彼此,就坚定地走下去,不到末日不放手,这样已经足矣。

如淡姜所说,沈悬交予的生命,是她此生最最珍贵的礼物。

送走了沈悬和淡姜,还没来得及喝口水,组长突然火急火燎地奔到于江江的位置来,如临大敌一样对于江江说:“s1ow down打电话过来了,六点半愿意和我们见一面。看来婚博会的事情有希望了。”组长脸上有沾沾自喜的表情:“‘裸婚时代’这个活动效果相当不错,目前的民众反响都很好。形象好了,s1ow down也来了。”

于江江由于之前的经历和对段沉妈妈的偏见,现在对s1ow down印象差了许多。见组长高兴成那样,于江江忍不住泼冷水:“我们公司不和他们合作知名度也挺大的。何必抱人家大腿啊。”

“你懂什么,s1ow down代表的是高端的消费群体,我们公司要是能打入高端群体,还用愁吗?”组长喋喋不休:“你看那些富豪名流明星,结个婚随便弄弄就是百万千万的,每年我接一两个这样的单,一年都不愁了。”

“多做小的单,累积起来也是一样啊。”

“穷命。”组长不和于江江打嘴仗,上下打量了于江江一眼:“上次是你去的,情况你比较熟,你和我走一趟吧。”他皱了皱眉:“怎么今天就穿了个平底鞋,你有带换的吗?”

于江江一脸茫然:“平底鞋不行吗?”

“显得很不庄重,也很没有精气神。”组长想了想,到格子间吆喝了一阵,从同事那给于江江借了双高跟鞋。

于江江是三十六码半的脚,平时一贯穿三十七码,同事的鞋是三十六码,于江江穿着觉得又疼又挤。她也不敢抱怨,组长发飙对她可没有好处。只能咬牙强忍。

于江江穿着不合脚的鞋,走路的样子看起来极其别扭,她觉得自己小拇指在小了的鞋子里挤的疼得都快失去知觉了。

五点半就早早到了s1ow down的旗舰店,在办公区整整等了一个半小时,段曼云才姗姗来迟。那种高姿态真让于江江有点受不了。

想到段沉从小的那些经历,她更是对段曼云的印象到达谷底。

段曼云看见于江江,脸上出现不屑的表情。她对组长的阿谀谄媚完全置若罔闻。用睥睨一切的眼神看了他们一眼,最后视线停在于江江脸上,冷冷地说:“你们公司是不是没人了?怎么又是你来?就不能送会做事的来吗?”

段曼云用一口标准的普通话说着以上的话。于江江听着越发觉得刺耳,心里有如一万头草泥马呼啸而过。这女人怎么这么作呢?上次还非跟她说英语,一定要找茬找得这么明显吗?

于江江笑:“段总普通话说得真好。”

“那是自然。”段曼云扯着嘴角,骄傲地一笑:“我会好几国语言。”

组长看不懂两个女人之间无形的硝烟,小心翼翼地插话:“段总,那婚博会合作的事……”

“叫刘冬山来和我谈吧。”直接点名他们公司的大老板,姿态嚣张得真是让人不敢直视。

于江江也不想在此久待,听她这么说,立刻拉了组长要走:“我们回去会和老总说的,那段总慢忙。”

组长还不肯走,于江江靠蛮力拉扯,两人就差在段曼云的办公室打架了。

段曼云见此情形,脸上也没有什么表情,只说:“于小姐,可有时间陪我聊聊?”

于江江手上的动作顿了顿,随即换上公式化的笑容:“聊工作的话,当然可以。”

段曼云意有所指:“原来于小姐也知道,我们不止可以聊工作吗?”

于江江不想被组长知道了自己和段沉的私事。果断地把他推了出去,直接关上段曼云的办公室门。

“段总想和我聊什么?”于江江表现得不卑不亢,既不会过度谄媚,也不会狂妄自大。

段曼云的手还放在鼠标上,时不时按两下,似是在处理公务。那种对人完全不尊重的样子,真是让于江江有点憋得慌。

“于小姐是江北人吧,年轻漂亮,从澳大利亚留学回来,我相信未来肯定前途无量。”段曼云娓娓说着:“如果我说,我愿意给你机会,送你去mkc培训,你怎么想?”

mkc是所有市场专业学生的天堂。它是一个公司,并不是一个学校。但所有专业内的人都以能进mkc学习为骄傲。只要拿到mkc培训的结业证书。几乎国内所有一流的公司都能畅通无阻。

mkc不惑钱也不畏权,对每一个培训的学员都严格审核,几乎只有工作很多年或者有业内杰出成就的人才能进。像于江江各种位于金字塔底层的小虾米,根本想都不敢想。

“您这是什么意思呢?”于江江努力镇定,也努力表现得得体,“无缘无故,无亲无故,您为什么要给我机会呢?”

段曼云从抽屉里拿出支票夹。刷刷刷在上面写着字,最后一气呵成地盖上印鉴。

段曼云把支票撕下来,推到于江江面前。看着字迹都还没有干的支票,于江江觉得这场面过于梦幻。

没想到有一天言情小说里才会出现的剧情居然出现在她面前。

“这是五百万。”段曼云杀伐果决,直截了当地说:“离开我儿子。”

于江江低头看了一眼段曼云,又看了一眼支票,用极其淡定的口气说:“五百万?这么少?”

……

和段曼云自然是不欢而散,她撂下的狠话于江江也当没有听见。说真的,于江江从来没觉得和段沉是什么程度的高攀。

在和段沉的相处中,她一直觉得两人是平等的。所以面对段曼云毫不留情地鄙视和奚落,她并没有感到太伤自尊。

组长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直追着于江江问,于江江不甚其烦,信口编了几句把他打发过去。下班时间早过了,组长提出送于江江,于江江觉得和他单独相处有点不自在,谢绝了他的好意。

走完了商业街,坐在安静的商业街尽头,看着商业街对面那栋直入云霄的摩登大厦,上面几十米长的显示屏上播放着各种,于江江就那么看了几十遍。

给段沉发了一条短信。坐了十几分钟,段沉开着车就过来了。

晚上七八点的商业街找不到停车的地方。段沉违停在路边,火急火燎地,一下车就四处张望,确定了于江江的坐标以后,径直走了过去。

此刻的于江江看上去狼狈得像个小乞丐。高跟鞋被她脱了放在一旁,她抱着自己的膝盖,脸上茫茫然的,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于江江抬头,看见段沉一脸担忧的表情,脸上立刻露出了甜甜的笑容。

她像个孩子一样伸出双臂,段沉自然地接了上去,将她抱了起来。

她没有穿鞋,段沉心疼她,让她踩在他鞋子上。于江江也不客气,将自己踩得有点黑黑的脚吧唧一下就踩在了段沉的昂贵的皮鞋上。

两人就这么几乎脸挨着脸说话,于江江笑眯眯地说:“你知道吗?我为了你,放弃了五百万。”

段沉一手搂着她,几乎将她半勾着抬了起来,对她的话也没有回应。见她在s1ow down附近,他已经了然于胸了。很感激,这一次她没有像乔恩恩一样不告而别。

“走吧,回家了。”

两人走出两步,于江江喊了一声:“鞋,我同事的鞋。”

段沉又回头去把地上那双高跟鞋捡了起来。他弯腰的时候看见了于江江脚上的伤口。眉头皱了皱:“不会穿高跟鞋就别穿了。”

于江江不服气:“才不是,是这双鞋小了好吗。”

段沉看着她无奈地叹了口气,在她面前蹲下:“上来吧,我背你。”

于江江欢喜地爬上了段沉的背。像个八爪鱼一样紧紧地楼主了段沉的脖子。

“我觉得你可能不是你妈亲生的。她居然觉得你就值五百万。”于江江凑在段沉耳边说。

段沉呼吸平缓,双臂勾着于江江的腿,晃着手上的高跟鞋,口气轻松:“她是觉得你就值五百万。”

于江江咯咯直笑。

段沉背着于江江一步一步穿越人潮,所有红尘往来一闪而逝的身影里,他们也成为融合其中的背景。

喧嚣中带着宁静,段沉突然很认真地问道:“你觉得我值多少钱【147小说 marchagaygdl.com】?”

于江江的脸贴着段沉,她想了想,很郑重地回答:“五万以内吧。”

“为什么?”段沉好奇的是,她居然真的说出了一个具体数字来了。

于江江眨了眨眼睛,回答:“因为五万以内,是我出得起的。”

于江江没有谈过恋爱,也不擅对男人说甜言蜜语,正因为她的不解风情,才让这句很认真的话一下子击中段沉的内心。不加任何修饰,只来自她的内心。

不得不说,于江江的这句话让段沉整个人都要飘起来了。

段沉觉得心头温热,他笑了笑,那一笑,勾魂摄魄,他说:“放心,要是你来的话,我不要钱,送上门服务。”

于江江拧了拧他的耳朵:“你以为你是鸭子啊?”

两人有说有笑。段沉一路将车开到他家。于江江脚上有伤,他不放心,就近去他家擦药。

段沉背着于江江下了车。于江江在段沉背上也不老实,时不时动一下,两人一路都在怪叫。

从停车场出来,两人从大门进去。

酒店式公寓管理严格,每一个访客都只能从大门进入,并且需要登记和确认。

两人正要走过去,小区的保安就叫住了段沉。

“段先生。”那人微笑着说:“您有一位访客在等着呢。”

段沉愣了一下,背着于江江,两人一起回头。只见一个个头挺拔气质清隽的男人从保安身后的门里走了出来。那个男人看上去有三四十岁,衣着朴实却又不失风范。

看见段沉,他很儒雅温和地笑了笑。

“段沉。”他这样唤了一声。

于江江感觉段沉整个人僵了一下。他脸上的肌肉都变硬了,眼神也渐渐冷了下去。

“我不认识这个人。”段沉对保安说:“赶他走吧。”

上 章目 录下 章
推荐阅读:《超级建工帝国

赢8娱乐登录14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