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架
返回

147小说

报错
关灯
护眼
大字
64第六十四章
上 章目 录下 章

正在阅读《失业女王》64第六十四章

于江江从小到大生长在极其单纯幸福的环境之下,如周灿说的,她就是被父母保护起来的温室花朵。『雅*文*言*情*首*发』自从参加工作,见识过各种各样行行□□的人,大家都对她说:“这个社会就是这样的,对谁都别太认真,因为认真你就输了。”

于江江不在乎输赢,她接触过的每一个人,她都希望能帮助别人,也许这样的想法很圣母,可她就是希望每个人都能得到幸福,每件事都能得到圆满。

换做是别人,她做不到可能她就放手了,可眼前的人不是别人,是她喜欢的人,是一直没有得到过爱的段沉。她实在做不到就这么走了。

她眼眶中瞬间就积满了眼泪,回头看着风中段沉落寞的身影和倔强到极点的眼神,她实在不能不心疼。

“对不起。”她这么默默隔空对段沉说了一句。

不顾段沉的意见,她突然跑向了段沉的父亲。将手上塑料袋大包小包的都强行塞到他手上。

塑料袋碰撞,和广播里催促等车的女声形成嘈嘈切切的声音。在这样混乱的环境里,于江江真诚地对已经决意要走的段沉父亲说:“我从小到大生活在一个特别幸福的家里,小时候我特别任性,对爸爸说,我要天上的月亮,你会给我吗?”

“我爸爸只是个平凡的人,他没有能力给我天上的月亮,可他还是答应了。他把我抱在怀里,用手指把月亮框在一个方框里。我明明知道那是假的,还是觉得很高兴。因为我知道,只要我要的,只要他有的,没有什么他会不给我。”

于江江抬手擦了擦眼角的眼泪,强忍着哽咽对他说:“爸爸这两个字不仅是代表着生理关系的名词,更是一个一辈子的责任和担当。段沉和我一样,你给不起他天上的月亮也没关系。他想要的只是你能抱抱他而已。”

“今天你可以走,我只是希望你这次走了,就真的永远不要再出现在他的生活里。你不爱他没关系,可你别再给他希望。”

于江江吸了吸鼻子,故作坚强和潇洒,一步步远离了徐先生,远离了段沉的希望和失望。

当她走近段沉身边,甚至还没来得及说什么,段沉已经毫不犹豫地一伸手,将她捞到了怀里。

那是一个没有杂质,很单纯的拥抱。就像孩子在妈妈子宫里一样,只为温暖,只为活着的拥抱。他们像同根而生相互依偎的双胞胎,只有这样拥抱着才能找到安全感。

段沉温柔地抚摸着于江江耳边的鬓发,用低沉得有些喑哑的声音说:“谢谢你,于江江。”

那一声有些脆弱的道谢让于江江心碎也心疼到了极点。她反手紧紧抱着段沉的背脊,用坚决到不容质疑的声音说:“从今天开始,全世界的人都不爱你也没关系,有我爱你。”

那是于江江从认识段沉以来,说过最最肉麻的一句话,可对于段沉来说,那并不是一句情之所至的情话,而是一句比生命保证更让他安心的誓言。

眼前这个被他拥抱在怀里的矮矮瘦小的女孩,体内好像蕴藏着让人震撼的力量,让人忍不住相信,她说的都是真的。

“于江江,请你一定要说到做到。这辈子我被太多人骗过了,你要是也骗我,我就要报复社会了。”

“噗嗤——”于江江忍不住笑出了声,从他怀里一抬头,四只对视的眼睛里,竟都含着盈盈水光。

什么都不用说,对于江江来说,这个世界上只要还有一个人能懂她,她也能懂,就已经足够了。

那天两人就是这样相互依偎着离开了人潮汹涌的火车站。于江江一直没有回头,徐决先生也没有喊他们。

等再次见到徐决先生,已经是一个月以后的事情。当然,这就是后话了。

不管这个世界每天在发生什么,时间还是残忍地走着。没有人的伤心能影响全世界。段沉如是,淡姜如是。

淡姜把沈悬的骨灰撒在了那条贯穿云县的母亲河里。那是沈悬曾开玩笑和她说的,如果有一天他走在前面了,请把他撒在母亲河里,他一生从来没有自由活过,希望死了能自由。en8.

如今他终于得到了他最想要的自由,可被他留下的淡姜,却再也得不到自由了。

回到北都,淡姜又来找了一次于江江。对于在淡姜身上发生的一切,于江江只是回想一下,还是觉得很动容。

失了生气的淡姜虽然努力想要在于江江面前表现出云淡风轻,可她连笑容都勉强不起来。看到于江江,淡姜还是会想起沈悬活生生的样子,世事难料。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原本的婚礼竟变成一场冰冷冷的葬礼。

淡姜吸了吸鼻子,努力把眼泪都憋了回去,用低低地声音对于江江说:“于小姐,我知道我的要求很过分,可是我心里真的太遗憾了。你也许觉得我疯了,可我真的很想这么疯一次。”

于江江捏着一支笔,心里像拧麻花一样难受:“有什么我能帮你的吗?”

“我还是想嫁给他,堂堂正正地嫁给他。我要告诉他,不管他在哪里,他都还有我,即使他到了地下,他也不是孤孤单单的一个人。”淡姜泪光闪闪:“于小姐,你能帮我吗?”

……

淡姜的想法是疯狂的,也并不是于江江能力范围内可以做到的。于江江曾试图将这个想法转达给主管和经理,但他们都非常明确地拒绝了她。

“于江江,我们是婚庆公司,公司这两个字的意思你懂吗?公司,就意味着所有的事情是集体利益,是大家一起做主。我们不是电视台的节目也不是慈善组织,不可能帮助每一个人。还有,于江江,你也不是救世主,所以,不要再给我报告这些幼稚又没有意义的东西。”

于江江其实只可以想象主管经理甚至同事们的反应。也知道这件事之后大家都在议论她。她承认她感情用事,也承认她很不专业。

也许,如同经理曾对她说的,她真的很不适合做这一行。

正因为她的不适合,她才能用“非常手段”替淡姜把愿望实现了。

“裸婚时代”集体婚礼的当天。北都甚至外地很多媒体朋友都到了现场。

一百对新人身着嫁娶新服,踏着浪漫的婚礼进行曲一步一步进入红毯铺成的会场。

现场所有的一切都是于江江和他们的团队完成的。不管是纯洁至细节上每个角落的花束还是现场美轮美奂的布景设置,都是他们层层把关的。

大屏幕上播放着一对一对新人之前就录好的vcr。都是在北都漂着一穷二白的年轻人,在北都奋斗着理想,挥洒着青春,也收获着幸福。

现场围观的很多人都哭了。

在这个时代,没有房子、车子,甚至几万块钱的彩礼都是奢侈。却还是有一对一对的新人,仅仅因为爱而在一起。

这是一个最最“物质”的时代,却也是最最“纯朴”的时代。

不少新人都因为现场这样震撼的场面流下激动的眼泪。他们走得很慢,却没有迟疑。那是一种带着爱与梦的决心,一种不回头不后悔的傻气。

淡姜一个人走在队伍的最后。大约是现场场面太感人了,等发现淡姜存在的时候,淡姜已经抱着沈悬的遗像走上了台。

主管和经理都满脸煞白地看向于江江。现场的围观者甚至集体婚礼的参观者都开始对抱着遗像的淡姜议论纷纷。现场一时有些混乱了起来。

vcr播放到最后,一段强加进去没有经过剪辑的vcr被播放了出来。

镜头里,年轻得有些飞扬的淡姜和沈悬腼腆地对着镜头一笑。

活泼的淡姜率先向镜头打了招呼,然后她推了推沈悬,“你也说句话啊,怎么跟个木头似的。”

沈悬是个木讷的人,他甚至有点傻气地问淡姜:“说什么?”

“说你有多爱我啊!”淡姜嬉笑着说。

“这说得出来吗?”沈悬嗫嚅着有点不好意思地说。

因为她的话,沈悬的脸瞬间就红了,好在沈悬皮肤黑黑的,看不太出来,只有耳尖那点红色出卖了他。

面对镜头,淡姜不再逗沈悬,而是娓娓道来地向镜头前的人讲述起了他们的故事。

她只用了最最简单的词汇去讲述这个故事,可那其中深厚的感情还是让人不得不动容。

故事的最后,淡姜抹了抹眼角情之所至的眼泪,对着镜头说:“今生今世,我也许会再遇到很多比沈悬好的男人。可能像他这么爱我的,这辈子我都不可能再碰到了,所以即使我们穷到要去街上讨饭,我也要跟着他一起去讨。因为我知道,哪怕他只有一口饭了,他也会让给我。”

镜头这头的于江江感动得吸了吸鼻子,被录了进去,那一声还真挺粗鲁的。

于江江问着一直闷不吭声不善言辞的沈悬:“那你呢?沈悬,你就没有什么想对淡姜说的?”

沈悬反应慢了一拍,“嗯?”了一声,随后很认真地说:“淡姜愿意嫁给我,就是这辈子老天爷给我最好的奖励。我会用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下下辈子去报答老天对我的善待。”

淡姜眼含眼泪嗔他:“善待你的是我,不是老天爷。”

沈悬憨直地笑了,害羞的男人却全程都握着淡姜的手,一刻都舍不得放开。

“谢谢你这么善待我。”

最后一个镜头,沈悬这么诚恳地对淡姜说……

台上的淡姜穿着一条白裙子,没有化妆,也没有整理头发,全身上下唯一的首饰是她左手无名指上那枚细细的五瓣花指环。她抱着沈悬的遗像在新人里显得格格不入,可她还是挺直了背脊,脸上有着新娘子满足和幸福的表情,也有种刀山火海我随你去的狠劲儿。

vcr的最后,于江江用她门外汉的技术用软件硬拼了一张报纸对沈悬死亡的报道。

【抗震英雄因见义勇为被人挟怨报复,命丧北都】

只是一个黑体标题,已经足以让人理解所发生的一切。现场的人从最初的错愕和议论,到后来闷不吭声无声流泪。

淡姜的出现不仅没有搞砸筹划已久的集体婚礼,反而将整个活动推向了最□□。

活动结束后,淡姜抱着沈悬的照片出现在于江江身边,她由衷地对忙碌收拾现场和安排新人退场的于江江说:“于小姐,谢谢你。”

【147小说 marchagaygdl.com】 忙得抽不开身的于江江甚至没来得及多看淡姜一眼,已经被同事唤走。

“淡姜,祝你幸福。”于江江只潦草地这样说了一句。

那是于江江最后一次见到淡姜。淡姜对于于江江来说,终究只是生命里的过客而已。

听说因为这场集体婚礼,淡姜和沈悬的故事被写成很多版本红遍网络。这个时代最不缺少的,就是廉价的感动。大家感动于淡姜于沈悬的故事。可生活中还是反对着“淡姜”和“沈悬”这样的组合。

“裸婚时代”集体婚礼最后还是圆满完成,在网络和传统媒体里溅起了很不错的水花。公司的投入收到了预料中好几倍的效果,这对公司来说也算是喜事一件。

在“裸婚时代”集体婚礼后,总经理又找于江江聊了一次天。

在加长赛一般的试用期尾期,于江江还是如以前一样,毫无悬念地没有通过。这一次于江江自己也已经有了准备,集体婚礼里她那么干了,就已经会想到后果。

总经理递给她一个信封。那是她最后一个月的工资,她掂了掂,竟比以往的还要厚重。

总经理叹了一口气,语重心长地解释:“里面有奖金。”

“试用期不是没有奖金吗?”

总经理笑了笑:“只有你有。”

于江江捏了捏那信封,由衷感激:“谢谢您。”

“我和你的直接领导,还有同事们,都非常喜欢你。”总经理说:“在我们这个行业,每个人都曾像你这么热血过。可这个行业就是个炼金炉,渐渐把大家融成差不多的样子。对待那些人和事,最后都只剩麻木。”

“你的热血和情绪是你的优点,但同时也是你的缺点。”总经理抿唇笑了笑,站了起来,对于江江伸出一只手:“于江江,等你有一天能真的把这份工作当作一份工作的时候,欢迎你回来。”

于江江有些怔忡地看着总经理,最后也站了起来,她突然想通了很多事,也想通了大家和她说的很多话。她释然地笑了,也伸手握住总经理的手。

“谢谢。”这几个月的经历,化作言语,竟只有这两个平淡无奇甚至没什么重量的字眼。于江江自嘲地笑了笑。

收拾完自己的工位,于江江在同事的送别下离开了公司。在这工作了几个月,最后收拾出来,就小小一个纸箱。想想还是挺凉薄的。

总管和总经理都没有来送,有同事打抱不平:“‘裸婚时代’那个案子不是因为最后那个姑娘,怎么可能在网上红成那样。领导们这完全是过河拆桥。”

于江江笑了笑说:“我可能真的不太适合这一行。”她一一和同事们道别:“大家都还是朋友,以后还是要常聚。”

说完这句万金油的客套话,于江江离开了公司。第一次,她产生了一些舍不得的想法。

也许如总经理说的,有一天,她会把所有的工作只当做一份工作,然后凭借脑子和经验成为这个社会上最不缺的一名“白骨精”。可那从来都不是于江江想要的。

对于工作,她做事的原则只有一条: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而这一条,已经足以让大家笑话。

给段沉打了电话,他不一会儿就开着他那辆贵死人的车来了。

感谢段沉,离开公司的最后一个背影,倒是既不落寞也不寒酸。

弯七扭八地瘫坐在副驾驶上,于江江有点疲惫地看着眼前的空调出风口发呆。

段沉看了一眼后座上放着的纸箱,毫不留情地说:“又被开除了?”

于江江对他的有话直说真是又爱又恨,这货就不知道人艰不拆的道理吗?

她白了段沉一眼,讷讷回答:“对啊,又失业了!真不愧是‘失业女王’啊!”

段沉一边开着车一边若有所思地说:“一般剧情发展到最后,都应该是女主角逆袭了才对。我还以为你最后会升职加薪,让我能傍富婆呢。”

于江江咧嘴笑:“那是偶像剧。现实的剧情是,被开除的小职员最后通过不懈努力勾引老男人傍上富豪成为二奶,成功走入上流社会。”

段沉被她逗得哈哈大笑,配合得拍了拍自己的腿:“快来抱大腿,这里有一只富豪。”

于江江觑他一眼,长吁短叹:“有没有什么工作不用坐班时间自由,带薪休假福利优厚,老板和蔼同事易处,年底分红节日奖励?”

“有啊,我女朋友。”段沉接话。还不等于江江说话,他顿了顿又说:“但是不招你。”

“……” (╯‵□′)╯︵┻━┻

段沉坏坏一笑,说:“招你就只招来当老婆,给我洗衣服做饭带孩子当专职黄脸婆。报酬也不值钱,你只能得到臭老公我。”

上 章目 录下 章
推荐阅读:《超级建工帝国

赢8娱乐登录14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