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架
返回

147小说

报错
关灯
护眼
大字
65第六十五章
上 章目 录下 章

正在阅读《失业女王》65第六十五章

段沉的表情轻松而诚恳。en8.只是一句玩笑话,于江江却听得心里暖暖的。

眼前有些水雾,她轻舒了一口气,用平常的语气说:“那你要好好挣钱了,不然我可不乐意。”

段沉笑,趁着等红绿灯的空档伸手过来牵着她,很认真,也很自然地说:“我们结婚吧,我养你。”

于江江从来没有过当全职太太的打算,但如果一个男人这么和她说,她还是觉得欢喜。

这是一句包涵了很多意义的无形承诺。女孩会为之感动,其实就和喜剧之王里,周星驰突然对张柏芝大喊“我养你啊”,张柏芝泪流满面一样的道理。

也许这个男人养不起,更或者将来有一天他会变,可这一刻的心是真的,这承诺的力量,也是真的。这就已经足够让女孩感动。

于江江低着头,心底无比平静,视线落在两人交握的手上。耳边是段沉温柔的话语。

“刚回国的时候,我觉得这座城市对我来说只是一个名词。像我这样的人,在哪里都一样,直到遇到了你。”段沉自嘲地笑了笑:“有点肉麻吧,可对我来说就是真的。记得有一天,我看到你转了一条微博,上面写着‘择一城终老,遇一人白首’,我才突然醒悟过来,原来就是这样的感觉啊。我想在北都有个家,想和你一起,用这一生的前面几十年在这里创造回忆,然后用后半生的几十年去怀念回忆。这一定很美好。”

于江江脸上有热流滑过,无声而真挚的感动。

“你这是在干嘛呢?突然这么煽情。”

段沉突然猛地踩了油门,手上打了一盘子,将车猛得停在路边。

于江江整个后背在靠背上撞了一下,还没反应过来,段沉转过头来说:“你说这是干嘛?我在求婚看不出来?”

于江江脸上还有眼泪,嘴角却憋不住笑,她有点不好意思地扬声说:“有这么求婚的吗?人来疯啊!你能不能好好开车啊?”

车厢里暧昧丛生。车窗外是庸碌的红尘,来往那么多车辆和人流,却好像所有的一切都与他们无关。

段沉一手撑在副驾驶的椅背上,头微微偏过来,他的姿势让两人的距离近得有些危险,他的呼吸落在于江江脸上,于江江的脸瞬间就红了。

他用克制而低哑的声音说:“确实不太想好好开车了。”那声音,性感得有些勾人。

“谁让你坐我旁边呢。”说着,他俯身,准确地吻住了于江江。

于江江觉得车厢里有点透不过气来,大脑开始缺氧,连推开段沉的力气都没有。

段沉过了许久才放开于江江,脸憋得胀红的于江江整个人都呆呆的,一双眼睛如鹿看着段沉,把段沉看得浑身不得劲。

“我想了想,我这么好,你也舍不得不嫁给我。”

“不要脸。”

“你这是答应了?”

于江江终于有了点反应,瞪了他一眼:“谁答应了,不要脸!”

“那你要怎么才答应?”

于江江不说话:“你自己想。”

段沉想了想,突然灵光一闪:“难不成你是想要花和戒指?”

于江江赌气:“谁这么说了?”

“还真是想要这个?”

“哼。”

“那你还得等等,我得先去非洲挖钻石!”

“……”看来结婚之路还是任重道远,这个男主角还有点没睡醒。

因为有了坚强的后盾,反而让于江江沉下心来,思考自己回国以来所发生的一切,和思考她自己想要的到底是什么。

失业后的于江江没有再急着找工作。这次失业让于江江明白了很多道理,这个社会提供了成千上万的岗位,她拿着算漂亮的履历,却屡屡碰壁,是因为她对自己的定位不明确,也没有真正地在自己的事业上上过心。

她就像溪边掉落的树叶,随着溪流顺流而下,停在哪是哪。从来没有想过,她想去的到底是哪里。

这个“假期”本来是给她自我提升的,结果段沉这个歪货,每天带着她胡吃海喝净长膘去了,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她失业的事也不知怎么就让她妈知道了,直接机票一买,人就过来了。

等于江江反应过来的时候,她人已经在北都机场。

于江江如临大敌,段沉却淡定自若。

“你就一点不紧张吗?”于江江越想越不平衡:“好歹是你第一次见我妈啊!”

段沉专心致志地看着车,看都没看她一眼,特别自信臭不要脸地说:“我这张脸,阿姨肯定一看就喜欢,还用紧张吗?”

“现在你可是和人家女儿谈恋爱,挑剔都来不及,人家凭什么看你就喜欢呢?”

“我只听过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顺眼。『雅*文*言*情*首*发』”

“我呸!”

……事实证明,段沉是对的。

丈母娘看女婿,就是越看越顺眼。于江江不过就介绍了一句:“妈,这是我男朋友,叫段沉。”

之后她就再也插不上一句话了。全程都是江女士和段沉在说话。段沉这张橄榄油嘴把江女士逗得笑得花枝乱颤,于江江的那些担忧完全成了多余。

到最后,于江江忍不住自揭疮疤提醒老妈:“妈,你不是为了我失业的事来的吗?”

江女士贪婪地看着段沉,眼都不移地说:“婚姻才是女人的终生事业,你把这个给我办了,别的都是小事了。”

说着,特别和蔼地拍了拍于江江的头,眼底满是满意,仿佛在对她说:干得漂亮!

段沉这人平常看着挺不靠谱,关键时刻总能把事办得妥妥帖帖。江女士在北都待了三天,除了娘俩的shopping时间,其余都是段沉全程作陪带她游北都。

北都江女士来了都有几百次了,却在段沉面前装没来过一样,完全全力配合。那演技,于江江都跪了。

江女士走的那天,段沉给她们娘俩买饮料去了。坐在候机大厅,江女士鬼鬼祟祟和于江江说:“我看你家里也没有男人的东西,你们俩有没有那个啊?”

于江江愣头愣脑:“哪个啊?”

江女士用力拍了一把她脑门:“你说呢?”

于江江一下子反应过来自家老妈在说什么,马上脸红得和虾子一样,皱着眉头嗔怪:“妈,你怎么这么为老不尊呢,你说什么呢?当然没有啊!”

江女士若有所思:“我就觉得段沉这小伙子有点太优秀了,长得帅,学历好,工作好,家里条件看着也应该是挺好的。怎么能看得上你呢?”

还不等于江江反驳,江女士就说:“他该不是同性恋儿吧?我看报纸,现在好多同性恋儿都找好人家姑娘结婚,叫什么来着……形婚!形婚!”

“……我们没那个是我不让,你想到哪儿去了……”于江江无语凝噎。

江女士震惊地瞪大了眼睛看着于江江:“出国留了几年学,看不出你还挺封建的。”

“……这是一个妈妈该对女儿说的话吗?”

江女士大笑,心情愉悦:“你们年轻人的事我就不管了,只要他没问题就行,可能现在社会上条件好的男孩子眼光就是比较怪吧。”

“……”

“今年过年把他带回来,光过我这关不行,还有你爸呢。”

于江江被老妈这么一说,也突然有了一些顾虑。想想她爸从小到大对她那溺爱程度。总觉得她要是找对象了,他爸爸肯定会特别仇视她对象。

以前他就不止一次说过:“我当公主一样养大的女儿,可不是嫁到别人家遭罪的。要是找不到好男人,我养一辈子。”

于江江也说不好段沉是不是好男人,但对她来说就是挺好的。

“你说我爸会喜欢她吗?”于江江小心翼翼地问。

江女士也认真地考虑了一会儿,说:“不好说,他其实一直挺抵抗你以后会嫁人这件事。凭他那挑法,一准把你耽误在手里。”

“……”

在不断地碎碎念中,江女士终于登上了回江北的航班。大佛送走,于江江松了一口气。

“我妈就这么唠叨,你可别烦啊。”

段沉一路都在笑,看着于江江的眼神也特别柔和,他像个小孩一样问于江江:“以后我们俩结婚了,你妈是不是也变成我妈了。”

“怎么,你喜欢我妈啊?”于江江问。

“嗯。”段沉诚实【147小说 marchagaygdl.com】地回答:“想想大概只有这样的家,才能养出你这样的女孩。”

于江江听着这话觉得有点不对劲,皱了皱眉:“我是什么样的女孩?”

“单纯,善良。”

“我怎么觉得听着像在骂人。”

“……”

这个城市华灯初上,路灯一盏一盏过去,坐在副驾驶的于江江已经累得睡着了。耳边缺少了她麻雀一样叽叽喳喳讲个不停竟有些不习惯。

从机场开回市区,沿路堵车,时间也变得无比漫长。

漫长,却也很宁静。

于江江的妈妈走之前曾偷偷拉着段沉,硬塞了一个红包给他:“在我们江北,第一次见女儿男朋友都要给见面礼。我们见得仓促,但礼不能废。”

江江妈有点不好意思地说:“没多少钱,1oo1,讨个彩头,千里挑一。”她慈爱地拍了拍段沉的肩膀,那一刻,她的神情只如同每一个母亲,复杂又欣慰:“我们家女儿人特别傻,脾气大,直肠子,缺点多得一箩筐。你以后要多担待。”

段沉突然被她情绪影响,竟然也觉得有几分感慨。

她眼眶有点微红,抬手抹了抹,很认真地说:“但她对感情特别认真。喜欢一个人就以为是一辈子,所以你要是决定要对她好,就一定要一辈子对她好,千万别半途而废。”

段沉无法形容那一刻的心情,有震撼,也有沉重。那是一个母亲对他的嘱咐和请求。也是一个母亲对女儿深深的爱。

“我会的,阿姨。”一贯能言善道的段沉,话到嘴边,却只有这么一句。甚至听上去都有些不可信,可那一刻,他只想说这一句。

她们母女话别的时候,段沉站得很远。也听不清她们在说什么。段沉只是远远地看到于江江的妈妈伸手给于江江弄头发,理衣服。那画面,竟是那么温暖。

时常听于江江提起她的父母,一对思想很年轻的父母,时常有些惊人之举让人忍俊不禁。也许,正是这样一个温暖的家,才能把于江江养得这么好。

正直而善良,不随便嫉恨,也不盲目原谅。像个太阳一样,温暖着身边的每一个人。

让不想结婚的他甚至傻傻地想用婚姻把她绑在身边。

段沉这么想想,都觉得自己有些好笑。

于江江歪着头睡得深熟,秀挺的鼻子看着盈盈可爱,段沉忍不住低头亲了亲。

大概是太痒了,她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还没聚焦的眼睛看着特别迷蒙,无意识得勾魂摄魄。

“到哪儿了?”她问。

段沉心头一暖:“我们到家了。”

*******

大概是安逸日子过太久了,于江江已经完全没有危机意识了。以至于接到段曼云电话时,她反应了很久,才反应过来是发生了什么事儿。

段曼云做事雷厉风行,杀伐果决。一个电话过来,没十分钟,来接的司机已经把车停在她家楼下了。

段沉这会儿出差了,去了外地。于江江想了想,没给他打电话,想必段曼云就是故意挑的段沉出差的时段吧。

打开衣柜,于江江随便拿了一条黑色的连衣裙,搭配了一双黑色小高跟。衣服鞋子是妈妈来北都的时候给她买的,都是名牌,吊牌还没摘的新衣服。也只有为了段曼云才这么隆重了。

简单扫了个妆,于江江就下楼了。

司机是受过专业训练的,全程几乎没和于江江说过话,把于江江弄得怪紧张的。

那是于江江第一次到段家。段曼云在北都著名的政商名流富人区买了一栋临湖的别墅,前院后院的,好不气派。

家里也不知道是佣人还是保姆的,把她领进了客厅。带她进来的人给她倒了一杯水就出去了。挑高两层高的客厅,大到有些阴冷。于江江坐那儿都觉得不自在。

于江江一直打量着四周,心不在焉地去拿茶几上的水杯,谁知手一滑,一杯水全洒地毯上了。

米白色的地毯看着就挺贵的,这会儿因为泼了水上去,湿的部分比旁边颜色明显深一些,上面还结成一丛一丛的。于江江手忙脚乱地想擦,谁知整个客厅里连个纸巾盒都没有。

在包里翻了半天,没找到纸巾,于江江急中生智,从内口袋里拿出一个备用的卫生巾,果断撕开,在地上狂吸。

于江江还没来得及为自己的机智点赞,段曼云已经趾高气昂地进了客厅。好死不死地正好看到于江江跪在地上拿着个卫生巾在那擦来擦去。

“嗤——”段曼云忍不住嗤笑出声。

于江江狼狈地从地上爬起来,手上还捏着吸了不少水的卫生巾,丢也不是,拿也不是,有点尴尬地解释:“我把水弄撒了,所以……”

“emi1y。”段曼云唤了一声,立刻有一个二十几岁的女孩出来。

“地上处理一下。”段曼云吩咐。

“好的。”

于江江忍住翻白眼的冲动,在心里疯狂腹诽。这房子怎么和鬼屋一样,明明这么多人,怎么一个都看不见呢。刚才怎么不出来帮帮她呢,不然她也不至于在段曼云面前丢这么大个人。

“跟我走。”段曼云冷冷地对于江江说。

“哦。”

“那东西还拿着干什么,丢掉。”段曼云嫌弃地看了于江江一眼。

于江江这才反应过来,赶紧扔进了旁边的垃圾篓里。

段曼云这次倒是没为难她,两人同坐一辆车,也不知道去哪里。段曼云一直低着头看着她的掌上电脑,应该是在处理公务。她不主动说话,于江江倒是乐得清静。

司机把车开到了,于江江才知道段曼云竟然把她带到了婚博会的开幕式现场。

于江江有点庆幸自己穿了一身黑,虽然不出彩但总算也不出错。

看她紧张,段曼云冷冷一笑啊,揶揄她:“狗肉上不了正席。”

于江江吃不准段曼云到底是什么意思。脑海里出现了几万种小说电视剧情节。想来段曼云把她带到这种公共场合,多半是为了让她出丑。

她突然想起流星花园的剧情,紧张得捏了捏手指,钢琴她12岁以后就没碰过了,几乎完全想不起来,要是段曼云也让她弹琴怎么办。

于江江握了握拳头,自我鼓舞起来。着急也没用,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吧。要是真的让她表演,她就表演胸口碎大石得了!

因为s1ow down的“高贵”地位,段曼云是作为开幕式被邀请的。自然是坐在第一排,和所有最高层的领导和负责人坐在一起。

得宜于段曼云,于江江也受了一回这样的待遇。

段曼云特别自然地坐在那里,挺直着腰,任何时刻都保持着完美的仪态,那姿势明明是很累的,可她做出来却显得无比自然和轻松。

“你自己是不是也挺想不到,最后居然还是来参加婚博会了?”段曼云慢条斯理地说。

“嗯,虽然过程艰辛,但结果倒是不错。”

“呵,”段曼云笑:“你倒是挺坦然的。”

于江江不卑不亢,只“客气”回敬:“您不是一样吗?段沉出差,您怕我无聊,还特意邀我出来参加活动。”

段曼云自然听得懂她话里有话,倒也没生气,只微笑着,用特别得体的表情说:“上周段沉突然回家了。几年没有主动回过家了,一回来是通知我,他要和你结婚。”

于江江不知道段沉做得这些事,愣了一下,但她没有表现得太明显。

“你倒是挺厉害的。”段曼云脸上还是带着笑容:“你是不是以为,靠着男人就能成功走进上流社会?”

于江江有点厌恶段曼云把她和段沉的感情说得这么冷冰冰,她也不喜段曼云把他们经历了风雨的爱情说得如同交易。但她没有发作,只是微笑着说:“哪里哪里,我也都是向您学的,这方面您可是典范。”

“你——”段曼云忍着怒气,“倒是伶牙俐齿,是我小瞧了你。”

于江江谦虚地说:“没有那么好,您谬赞了。”

段曼云不想和于江江打嘴巴仗,她转过头来,看着于江江,很意有所指地说:“我自己的儿子我很清楚。当初他那么爱乔恩恩,可是你看,如今,不是有了你?所以你以为,你可以撑多久呢?”

于江江必须承认,段曼云这句话的杀伤力真的很大,让本心坚定的于江江也有了几分动摇。尤其是见证过段沉对乔恩恩婚礼所做的一切。不得不承认,曾经的曾经,段沉真的非常非常在意乔恩恩。可如今,他也释然地放下了过去的一切。

也许段曼云说得对,于江江不是美到惊人,也不聪明绝顶。段沉会爱她多久,她真的不知道。

“我不知道他能爱我多少年。一年也好、十年也罢,一辈子又如何?如果因为可能会分手就不在一起,那人明明知道会死,是不是就不活了?”于江江挺直了背脊,第一次在段曼云面前有一种没来由的自信和坦然:“不管您怎么对我,我从来没有觉得您讨厌。您这么在意我和段沉在不在一起,不过是因为您在意段沉。因为您在意段沉,所以不管您做什么,我都感激您,感激您在意着我爱的人。”

开幕式已经开始了。主持人开始念着台词。场内都安静了下来,灯光也熄了。于江江却站了起来,很突兀地站在那里,站在段曼云眼前。

“如果您带我来这里,只为了说这些,那么很抱歉,我又一次听不进您的忠告了。”

拿起了自己的包,于江江毫不犹豫地向外走去。

没走两步,就听到段曼云不高不低地声音:“下周六,是段沉和乐怡的订婚典礼。你猜猜段沉会不会去呢?”

于江江觉得有点可笑,反问:“您觉得他可能去吗?”

段曼云神秘地一笑,意味深长地说:“如果我得了癌症呢?”

……

上 章目 录下 章
推荐阅读:《超级建工帝国

赢8娱乐登录1442